2011年3月28日

隨談隨吐 -- 別人的故事

這段時間,自己有很多故事,也聽到很多別人的故事。
能說的,都不會是淡然無味的故事,也許,說來是誇大了一些,但最重要的一點,那還是真實的故事。
部份別人的故事,可能是包含了曲折、離奇、感人、驚險、悲哀等等不同的元素,聽來似是電影裡的橋段,但那還是真實的故事。
多聽別人的故事,總比沒聽過好,自己沒有那樣體會的經驗,起碼也可以懂得多一點點。

聽多一點點 ...... 懂多一點點 ...... 就可能悟多一點點 ...... 。

2011年3月27日

好歌同享 -- 儂本多情

這個晚上坐車經過某處,看到遠遠的一張海報,那是Leslie,張國榮,才猛然醒起,這是三月份差不多完結的時候,應該放上一首他的歌。
這裡是一首自己很喜歡的歌,黎小田作曲,鄭國江填詞的《儂本多情》。



儂本多情

主唱︰張國榮 
情愛就好像一串夢 夢醒了一切亦空
或者是我天生多情 方給愛情戲弄

同妳在追續一個夢 夢境消失歲月中
唯有在愛中甦醒時 方知愛情非自控

*我渴望自由讓我衝天飛 當初的我太衝動
 日後我要是仍想到你 應信當初情深種

#情愛就好像一串夢 夢境生於意念中
 如妳共我心不相同 一生愛情都白送

Repeat *,#

2011年3月26日

隨談隨吐 -- 溝通

溝通好些,磨擦少些;
溝通好些,誤會少些;
溝通好些,心情好些;
溝通好些,效果好些。

溝通不好,吵吵鬧鬧;
溝通不好,心煩氣躁;
溝通不好,無事生事;
溝通不好,事倍功半。

溝通不好,容易變成困難;
溝通不好,成功變成失敗;
溝通不好,無事變成出事;
溝通不好,小禍變成大禍。

2011年3月23日

小人大事 -- 天各一方(中)

『今天並肩而坐,他朝天各一方。』

『我到了!』,她說。
轉身走近她,那背光的身影剛好給我擋着刺眼的陽光,稍稍看到她的眼神,帶點凝重。
『為什麼站着?』,我問道。
『沒時間了。』,她說;還是不大明白,心想:『站着不動與沒時間有什麼關係?』。
『我要走了。』,說話時,她的眼睛似是望着一些東西,一個門口,通往大樓另一邊的長廊入口;夕陽仍在照,那幾何式的結構,同樣地被投射在長長的,似是沒有盡頭的長廊地上,依然像一幅圖畫。
『可以多待一會嗎?』,我問道。
『不可以!』,說罷,她頭也不回的步向那長廊。
抬頭看到一個指示牌,寫着一些轉飛航班的資料;那是多年前的某一天,泰國,曼谷的國際機場。
看着她的背影漸漸遠去,突然,她轉過頭來。
我便跟她說 ... 。

(待續)

2011年3月17日

小人大事 -- 天各一方(上)

『今天並肩而坐,他朝天各一方。』

她 ... 耀目的陽光,穿越透明的玻璃長廊,刺進了眼簾內,眼睛好像睜不開似的,看不清楚站在夕陽前的一個她,卻看到一個利落的剪影,『沒留意她的身影是那樣的 ... 那樣的修長。』,心中在想;她,像雕塑似的站在那裡,動也不動。

『哎,妳為什麼站在那裡?』,我跟她說,她沒答話,還是站着,我說:『走吧!』,還是沒有回應,四週像是一個停頓了的空間,沒聲沒息,祗有暖暖的斜陽,把長廊幾何式的結構投射在地上,加上我們兩人那長長的影子,合成了一幅踏在腳下的圖畫,那是一幅漂亮的圖畫,我一邊在看,一邊是這樣想。

『到了!』,終於開口了,她說話了!
心中在想:『到什麼了!』。

她,還是像雕塑似的站在那裡,動也不動 ... 。

(待續)

2011年3月16日

隨談隨吐 -- 上天之安排

數天來,充斥着各大媒體都是有關日本地震與海嘯之新聞,電視上不斷出現的是海嘯來臨之不同情景,滿目瘡痍之災區 ... 倖存者之喜悅 ... 失去至親之悲傷 ... 洩漏輻射 ... 不安 ... 尋找 ... 救援 ... 生存 ... 死亡 ... 等畫面。

印像較深刻的一個片段,畫面中看到海浪湧上陸地且不斷推進的一刻,一群在早前已跑到較高位置的人,向着處於較低位置的人大聲呼喊,提醒他們趕快逃命,因大水已淹至,但不消數秒,數人已遭吞噬,消失於瞬間,極大可能已化作歷史之一部份,不存在於這空間了,慨嘆人生之無常 ... 無奈 ... 。

災區大多數是簡樸、漂亮的海岸城鎮,當中的居民應不乏健康與善良的人,但上天似乎並沒有理會,仍然運用大自然的強大力量,摧毀眾多美麗的城鎮,奪去眾多無辜者之性命。

正如之前曾說的話:「很多時上天之安排,祇教人摸不著頭腦!」。

2011年3月14日

小人大事 -- 送你一首歌

昨天收到一位朋友發送到這裡的一首歌,發送者是匿名的,感覺您是我認識的人。非常感謝!發送過來的原文如下:

送你一首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zpq818idmsou

路…一直都在
主唱:陳奕迅 作曲:Adrian Fu 填詞:吳向飛
編曲:Mac Chew 監製:Jim Lee

穿過人潮雙眼燈火欄柵 沒有想過回頭
一段又一段走不完的旅程 甚麼時候能走完

噢 我的 夢代表甚麼 又是甚麼讓我們不安

That’s just life 尋找夢裡的未來
That’s just life 少點現實的無奈

不論風吹的時候 不再傍徨的時候
永遠向前 路一直都在

穿過一塊裡面一片黑暗 沒有想過回頭 
一段又一段走不完的旅程 甚麼時候能習慣

噢 我的 夢代表甚麼 又是甚麼讓我們期盼

That’s just life 尋找夢裡的未來
That’s just life 少點現實的無奈

不論風吹的時候 不在傍徨的時候
永遠向前 路一直都在

看不清的路又算甚麼 看不清的夢又算甚麼
就算走到盡頭又能算甚麼 能算甚麼

That’s just life 尋找夢裡的未來
That’s just life 少點現實的無奈

不論風吹的時候 不再傍徨的時候
永遠向前 路一直都在

That’s just life 徘徊到不再徘徊
That’s just life 從來都不怕重來

沒有選擇的時候 無論選擇的時候
永遠向前 路一直都在

2011年3月13日

隨談隨吐 -- 體會

最近忙着一些事情,這天才發覺原來已有十多天沒有更新,三月份這才是第一篇文字,自覺也有點過份。

這天想起了『體會』這東西。

想起了一個由香港電台制作的電視節目,播出由一些富人們花幾天的時間,去嘗試過着低下階層生活之片段,讓他/她『體會』到一些從來未有經歷過的窮與苦。很多成年人自以為活了多年,對『體會』這東西已懂得很多,事實上,年歲跟經歷並不一定會成正比,經歷不多便沒有太多『體會』的經驗;但即使有經歷而不會從中吸收與領悟,亦是徒然。

香港富人們的數天『窮人』歷程,相比住在日本仙台,福島等地方的災民,他們的『窮人體會』似乎又是小事了。 這兩天,在螢光幕上看到日本之九級大地震及海嘯的新聞片段,海水猶如天降之大軍向着內陸推進,摧毀所有,當地的居民眼看家園被毀,生命被受威脅,卻全無招架之力,在大自然的力量下,慨嘆人類是何等的渺小;畫面轉到另一面,看到一些面容焦慮的人,在廢墟中不斷地搜尋着,懷着一絲的希望,希望找到仍然生存的親人。大部份生活在香港這片《福地》的人,哪會懂得這些苦難的悲痛,亦相信沒有人希望擁有像這樣的人生『體會』。

人生短短數十載,沒可能去『體會』大部份事情,倒不如學會『體諒別人』,『自知不懂』 ... 等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