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

隨談隨吐 -- 陌生人(一)

這裡只是以往的日子裏,在不同地方碰過的一些陌生人,或是出現在舊相片的角落而没有留意到的人物,走在一起卻有另外的一種感覺。
人生是多彩的。



(陌生人相片由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2014年10月25日

吃喝小介 -- 端記茶樓

個多星期之前的某天午飯時間,約了朋友談一些公事,也未有想到來了一個這樣的地方來傾談:端記茶樓,一家以自助形式運作的鄉村式茶樓。

端記茶樓,位於大帽山的川龍,在荃灣市區乘坐綠色小巴80號可直達,自己駕車到那裏亦可以,但車位有限。那天抵達已一點多,不是假期,人不多,比較容易找個好位置,友人到廚房沖茶再拿點心,當時還所剩無幾,全程自助,老實講,那裏的點心只是一般老香港的鄉村式茶樓水平,但勝在水滾茶靚(可以自備茶葉),空氣清新,遠離煩囂,返璞歸真,品茗之餘與大自然可以更加接近,再加上經濟實惠,這才是端記的優點所在。(要留意營業時間是早上6:00到下午2:00)

端記茶樓
新界荃灣荃錦公路川龍村57-58 號



(所示端記茶樓之照片,由 Simon C.T.W.拍攝及提供)

2014年10月21日

賞心選載 -- 彼此尊重


彼此尊重:有一天,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在開會,眼睛、鼻子、嘴巴都認為眉毛最沒有用,怎麼可以高高在上?大家你一言我一句,說得眉毛招架不住,只好自願移到下面來。但是不管移到眼睛、鼻子或嘴巴的下面,都不成人形,最後只好還是讓眉毛高居上位。所以人與人之間要彼此尊重,才能互相幫助,互得利益。

-- 選自星雲大師的《星雲法語》之“圓滿人生”

2014年10月18日

講港人事 -- 荒誕及荒謬


網上轉載:

鄧厚江形容社會或已進入反智周期

【商業電台】警務處前高級助理處長鄧厚江在一個電視節目說,目前的社會現象不正常,是荒誕及荒謬,例如有違法示威者要求警方保護、有法律學者呼籲市民違法等。他說,如果社會各界不反省、反思,擔心可能有更荒謬的事情發生,他要求各界思考香港未來如何發展。他形容社會可能已進入反智周期,社群以感性代替理性分析。鄧厚江說,超過九成市民對政治爭拗不感興趣,只是極激進社群干預社會運作,他認為社會已撕裂。他又說,公民抗命、和平佔中是美化犯法行為,在佔中事件,警方無任何角色可以扮演,因為示威者爭取的是政制上的改變,他認為,如果不是發起人選擇違法方式,連串悲劇就可避免,包括被捕的大學生,將來可能要面對司法審訊。

2014年10月16日

講港人事 -- 譴責暴力 理性反思

網上轉載:

石老師工作室 - 譴責暴力 理性反思

【晴報專訊】絕大部分港人一直期望在「佔領」過程中,各方能夠克制,危機得以和平解決,但昨日凌晨警察對個別示威者採用過度武力,社會必須予以譴責,而年輕參與者也是時候審視自己的「激情」,認真考慮清楚是否要繼續參與「佔領」。

昨日凌晨,多名警務人員在暗處暴力對待一名已被制服的示威者,社會必定不會認同這類過火的暴力濫權行為,警方必須正視,並盡快向公眾交代有關警員毫不克制、濫用權力的詳情及其懲處。

要克制的不光是前綫執法者,也包括示威者,尤其是學生,都要冷靜理性。上周大律師公會已聲明,公民抗命非抗辯理由,「佔領」者可能要負上刑責。既然學生已清楚表達訴求,而且至今仍得到大部分市民的體諒,為何仍不願意收手?網上流傳一段據稱是「周庭」(學民思潮)「退下來」的反思,無論其身份是真是假,內容不無年輕示威者值得思考的地方:

「這兩天,我(「周庭」)在家中有時間重新思考整件事:當初,我們的運動是由我們想有真普選、要有民主、不滿政府而展開的。回想我站出來、罷課的原因是對政府的不滿,但更大的原因是學生們有危險,需要我們去增援,即是願意站出來的市民也並不全是為了爭取真普選、民主。

及至現時,我看到整個運動已經變質。整個運動發展至這個規模,並不單因為催淚彈,而是有不少人從中點火頭,火上加油,惹起更多學生不滿而站出來。其實,政治,說到底,還是政治,背後必有陰謀。

在強大後盾支持下,梁振英下台的機會不大,而人大亦不會撤回決定。這是因為他們一旦答應了我們的要求,中國其他省份的學生也會要求開放……或會相繼起義爭取,令整個中國陷入混亂。整件事的最大得益者是誰?是美國……我們也不可能要求一個極權國家可以一步達到民主,可以接受與其國家理念不同的民主做法。

歷史上,其他國家爭取民主的進程也非一朝一夕,我們不應以為今天的留守可以達到民主……學生現在要做的是理清如何在香港實行民主理念。我不清楚事件背後的政治陰謀,但不想我們成為他們的工具,要留案底,或發生流血的事件。我並不是要勸你們(示威者)立即撤退,而是希望你們也客觀地想想整個局勢,再想想是否要如此強硬地堅持下去。其實,現時雙方已兩敗俱傷,事情亦已失控。

我想你們想清楚才站出來,怕你們會後悔。因為即使有不好的後果,也無法改變甚麼,(你們要)好好想清楚應該怎樣做。」(篇幅所限,以上內容有刪節)她不但點出了部分學生參與運動的理由,也看到了現實的局限。這段心路歷程,值得現在仍留守在「佔領區」、抱着純潔激情的示威者好好深思。

周庭聲明原文

撰文︰石老師工作室

2014年10月14日

講港人事 -- 生意跌5成 旺角米綫店結業


網上轉載:

【經濟日報專訊】佔中持續,飲食業叫苦,調查指3大佔領區受影響食肆中,29%要迫員工放假,15%要暫停營業。有在旺角經營的米綫專門店生意額急跌5成,要提早終止租約,本月底結業。
立法會飲食界議員張宇人昨聯同十多名飲食界別選委召開記者會,指示威者佔領要道時間過長,業界對佔中的容忍度已達臨界點,擔心生意額下跌會令食肆「捱不住」。

業界:再拖1個月不知點算
張宇人引述調查數字指,3大佔領區受影響的107間食肆中,12%指生意額下跌6至8成以上,3%下跌超過8成;15%需要暫停營業,32%則要縮短營業時間,50%需縮減員工工時;而29%要員工放假。

2014年10月12日

隨談隨吐 -- 假如我是一個前綫警務人員

幾天前聼到一位朋友說:在香港活了數十年,這段時間突然覺得它像是一個陌生地方,使我想起兒時曾經有志當一名執法者,去保護市民生命財產,彰顯公義,後來看到殖民地政府管治下的警隊,公然貪污(當時還未有廉政公署的誕生),才打消了念頭。
今天,我們的執法者已經是截然不同了,香港能夠以自由、法治而享譽國際,各部門的執法者是功不可沒。
香港能由一個漁港而變作今天的國際大都市,當中經歴過滿街真假炸彈的《六七暴亂》、黑白難分的《廉政風暴》、民不聊生的《沙士肆虐》、欲哭無淚的《金融海嘯》、無數大小的經濟危機,天災人禍等都屹立不倒是有賴香港人傳統的理性、堅毅、刻苦、靈活與努力才能一一跨過去,這些都不是單凴違反法律、擾亂別人日常生活、影響別人生計、不上班、不上學所能解決的危機。

想起了兒時的志願,心想假如真的是當了警務人員,那我會如何處理下面的一些問題:

自由,誰人都喜歡,但以影響別人自由權利,違法的方式去爭取,個人是完全不能接受,若以身為執法者的角度去看更加説不通,不合情不合理,但每天看著違法的事情,卻不能執法,那内心的公義如何平抑?

與一批試圖違法的人對峙,為的是去保護另一批違法的人,已經顛覆了正常的思維方式,心理如何作出平衡?

聼說有一批人,準備幫助執法者去清理那一批違法的人,到時情況失控的話,正常的執法守則可能不適用,那執法者用什麼準則,去處理現場全部都有可能是違法的人呢?

還有很多類似的問題,更不要說疲累,被受衝擊等其他問題了,真是想得多一點也會頭痛,實在要給前綫的警務人員一個敬禮。

2014年10月9日

好歌同享 -- Amore Fermati



一般情況下,這裡不會放廣告,沒法,這次不是一般情況。
喜歡這廣告短片,無論是創作、編、導、選角、選景、拍攝、音樂、以至所有的安排都很出色;典雅、浪漫,視聽之娛。說到底都是希望聼到Fred Bongusto唱出的Amore Fermati。
還有片中的Ewan McGregor、Christoph Waltz、Cate Blanchett、Emily Blunt當然不能不提把影片加上點點東方色彩的周迅,那意大利漂亮的Portofino取景。

Amore Fermati
Fred Bongusto

Amore, fermati ...
Questa sera non andartene:
un'orchestra sulle nuvole
la tua canzone suoner?
Amore, baciami ...
Siamo soli, amore, baciami:
forse ? colpa della musica
ma non t'ho amato mai cos? ...
Il mar ... il mar
stasera appartiene a noi:
la luna negli occhi tuoi
stasera mi fa sognar ...
Amore fermati ...
Sta vicino ed accarezzami:
forse ? colpa della musica
ma non t'ho amato mai cos? ...
Io non t'ho amato mai cos? ...

2014年10月7日

隨談隨吐 -- 小希希

拿開那些總是令人煩惱和不安的事情,看看早前在《出彩中國人》演出的小希希,開心一下。太可愛啦!

2014年10月6日

講港人事 -- 一位教育工作者給學生的信


朋友傳來的信:元朗崇德英文書院校長向學生表態的公開信,很多朋友認爲這是個多星期以來,看到寫得最好的信,分析得簡單有理而客觀,也道出了很多香港人的心聲;無論你是年輕人或是成年人,都值得一看,可能在其中找到一點人生啓示,無論是關於佔中與否。

-----------------------------------------------
給崇德同學的公開信
2014-10-4

各位同學:
大家要校長就佔中表態?好啊!
第一、佔中人士以為敵人只有政府和警察,他們忽略了所有生活、甚至生計被他們影響的市民遲早都會成為他們的敵人。

大家只要回答一個問題,思路便會清晰一點。試問有多少佔中示威人士是住在旺角、尖沙咀、銅鑼灣和金鐘的?也就是說,他們是不是在自己家門口示威,只為自己家人帶來不便?有多少佔中示威者的收入已在不自願的情況下「被」充公,損失慘重?

這種「我不需經你同意便在你家門口和平示威而你是不會或不准發聲的」和「我示威,由你付出代價」的思維模式,其實是否在構思佔中時已先陷入了一個誤區?

舉例說,如果你們為爭取民主而在崇德操場罷課,我相信學校附近的街坊都不會反對你們,甚或欣賞你們。

但如大家選擇佔領洪水橋輕鐵隧道罷課,要洪水橋居民要嘛走遠些,利用其他過路設施過馬路;要嘛就是不依規則在車來車往的青山公路橫過馬路。試想想:洪水橋的居民會支持你們嗎?他們會跟大家發生衝突嗎?時間愈久,發生衝突的機會會愈大嗎?當然,用暴力去解決問題,在講求文明的今天,是會遭人唾棄的。

既然大家口口聲聲「愛國不一定愛黨」,那「支持民主也不一定要支持佔中、支持全港罷教和罷課」,是不是同一個思維方式呢?老實說,我不支持一切導致「一拍兩散,玉石俱焚」的政治行動。

第二、佔中人士以為他們是代表全港民意,那是他們思維的第二個錯誤。就此,今天社會出現嚴重的分裂,包括親戚、朋友、教友、同事、同學、家人、夫婦、情侶等也可分裂,便知我此言非虛。

若大家依然採用這種「敵我矛盾,非友即敵」的思維繼續下去,我看不到 民主會在明天的香港出現的可能性,反之仇恨與戾氣則會與日俱增。

民主若缺乏了互相尊重,互相聆聽、互相包容、互相接納、互相妥協,而仍是一言堂,唯我獨尊,那只是「另類的專制」,不配稱為民主。

至於政客,行動前若不會先思考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會為自己的政治前途帶來什麽影響、帶來多少籌碼的,那便不是政客。

戴教授正因他不是政客,所以表現有點進退失據。他先邀請死士十一去飲,也邀請市民去觀禮,聲言絕對不會提早,也不會接受未成年人士參加;到黃之鋒因突然發難而被捕,他在台上被群眾質疑「大人得個講字」,礙於群眾壓力,忽然又半夜提出要提早入席;過了兩天,又話自發來的市民太多,情況失控,又不是他邀請的,他們三子不會對此負責;到警方鎮壓後,群情洶湧,輿論一面倒傾向佔中人士,他又出來主持大局(但這時亦沒有說他會否對之後發生的事負責);其後,他想去政總調停佔領人士阻礙公務員上班的情況,但人家聲言根本沒當他是領袖,也不隸屬學聯和學民,他們有他們自己訂下的規矩;鼻子碰了灰後,他只好再回到金鐘。

他的表現為什麼會這樣反反覆覆呢?因為他是一位學者,而不是一位政客。

但政客在過去十天又在哪裡呢?他們推了大學生出來,更無恥的,是連中學生也推出來打頭陣(這已經違反了佔中不准未成年人士參加的承諾),利用市民對學生的一份尊重、愛護和信任,先領一個頭彩,而自己則在大後方,養精蓄銳,俟機抽抽水,爭取將來的政治籌碼,政客的本色顯露無遺。

難怪網上不時有市民質疑他們有沒有叫自己的子女出來一同佔中,一同嚐嚐胡椒噴霧和催淚氣體的味道。

至於學生(不包括學生領袖),思想 單純而入世不深,無論他們的表現怎樣,是和平還是激進,他們的一腔熱誠,是無庸致疑和得到市民認同的。至於他們是否被利用,還是已經消化所有訊息和評估形勢,才參加行動,我不敢說,那些只能讓歷史去評價。

我們誰都沒有資格說誰是歷史的罪人,除非你真的掌握一些不為人知的資訊,又或你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最後,佔中引致騷亂遲早會出現,成年人是心中有數的,只在對來得遲與早和程度有多嚴峻有不同的看法而已。

粗淺地去分析,如果反佔中人士真的只是為個人的「利益」而戰,一旦利益的威脅消減,他們便會立刻退兵,絕不會留戀;如學生真的是為「理想」而戰,碧血丹心,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歷史告訴我們,他們會堅持到流血,甚或犧牲。

當年文革尾聲,連毛澤東也不能叫停紅衛兵的派系武鬥,最終要出動軍隊鎮壓,事件才告平息,便是最好的例子。

在文革進行中,你問紅衛兵有沒有做錯,百分之一百說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文革後,如你再問他們有沒有做錯,相信不用他們答,大家都心中有數。(想多知道一些文革的故事,可看《天讎》、陳若曦的小說或其他傷痕文學。)

政治鬥爭的不為人知的一面,並非一般市民所能解讀,更何況是我們極力要保護的中學生?

試想想:香港亂了,誰會得到最大的益處?中國亂了,誰會得到最大的益處?那是很值得深究的課題。

(昨夜除佔中的新聞外,最觸目的便是美國取消已有三十年歷史的售賣武器予越南的禁制令,肯售賣武器給越南,此舉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作為教育工作者,保護學生不受傷害是我們的天職。針對目前的困局,協助釜底抽薪,不再火上加油,才是我們需要緊守的工作崗位。

大家看看八間大學校長的聯合呼籲,「中學主要議會及十八區校長會聯席會議」的聯合聲明,和各大報章的社論,均是反對暴力,勸籲同學們盡早撤離和希望各方保持克制,見好就收,便知道這說法不是校長個人的一廂情願。

希望大家今天能收拾心情,檢視過去十天來所學到的東西和對政治的覺醒,讓它慢慢在自己的內心沈澱,醞釀成為自己明天要走得更高更遠的用糧。

如你想為自己的社會和國家多做一點事,記著:一顆無私的心、紮實的學問根基、開闊的眼界和胸襟、明察秋毫的分析力、平和的心境、冷靜的思考、和而不同的處事方式、謙虛學習的態度,一一都需要假以時日,細心栽培,才能發芽生長,欲速則不達。

校長對崇德人,永遠充滿期盼及給予支持。I love you, Shungtakians.

龔廣培啟

2014年10月5日

講港人事 -- 聽到嗎?這就是香港精神

朋友傳來了這些片,尤其欣賞片中那位婆婆,當天要到政府總部上班說的幾句話:「婆婆要食飯,你唔駛食飯,你要比我行,我要番工。」,「人就係要呼吸,生存在呼吸之間,點解唔好好過每一日。」;自力更生,克盡己任,面無懼色,對自己應做的工作有承擔,這就是香港精神。

佔中失控了  點收科呀?




佔中的朋友們,聽到市民的憤怒嗎?



警察係人 警察都要食飯


講港人事 -- 李國能懇請學生立即撤離抗議場地

網上轉載:【香港電台】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在一份報章發表公開聲明,懇請學生立即撤離抗議場地,不然人身安全將面臨危險。
李國能指出,抗議活動已經對社會民生構成干擾,學生是時候應離開抗議場地。
李國能表示,透過年青人近日的和平抗議活動,同學對民主的理想和追求,已經得到全面的理解和尊重,但同學必須明白和尊重社會各方利益。

2014年10月3日

講港人事 -- 「佔中」者所不知的責任

今天(3/10/2014)在網上看到雷鼎鳴教授的文章,《「佔中」者所不知的責任》,下面是全文轉載:

【晴報專訊】周一與周二兩天股市共跌745點,港股總市值二十多萬億,恒指是二萬多點,那麼恒指每跌一點,便等於名義財富消失了十億港元,周一與周二帳面財富是否蒸發了七千多億元?
答案是這稍有誇大,但不離譜。有些公司的子公司也上市,子母公司的股價下跌全都包括在損失中,會有重複計算之嫌。這麼不厭其煩的講股票市值,自然是因為這兩天的股市跌幅,可被視為市場本身對佔中(或「佔鐘」或「佔港」也無不可)股市所帶來的影響的初步評估。這個評估只是針對上市公司(當然包括眾股民)的損失,但卻沒有計算一般小商戶失去的生意,或市民因交通不便所浪費的時間,也沒有涉及非上市公司因佔中的可能完成不了某些項目所帶來的損失。

產生即時影響 亦波及未來發展

那麼,上述七千多億的帳面損失是從何而來的?這是市場(即各投資者)對未來局面的一個初步評估。這並不等於說現在便即時有實際七千多億損失,但因佔中被市場認為是個負面事件,對今天及將來的營商環境都不利,去到內地可能不再信任或扶持香港,所以損失包括現在的,也包括未來的。當然,股票市場十分飄忽,若突然有好消或更壞消息,市場會更新其評估,股價也會無時無刻都在變。我沒有水晶球,不知未來會發生甚麼事,但也會如其他經濟學家一樣,重視股價變化所帶來的信息。有說周一是期指結算日,有炒家沽空離場,不能賺到數以百億計的利潤,若然如此,這筆財富便因佔中而永久性地轉移到大鱷手上,其他人則欲哭無淚。
為方便計算及為免在枝節爭拗,我把七千多億打個五折,市場所估計佔中帶來的損失只是三千五百多億元吧,這已比我以前所估算的每天16億的損失大得多,我一早已說明,這16億只是包括即時對生產的影響,並無考慮到股市因素,也無理會佔中的長期影響,所以絕對是個低估,但想不到原來低估這麼多。回看一些說我高估的批評,現在是不攻自破。
三千五百多億意味着甚麼?這等於平均每個港人承受五萬元的損失。假設在佔中初期有七萬人參與示威,那麼他們每人平均造成的破壞便有五百萬元了!
他們知道有這麼大損失嗎?絕大多數不知,但不知不等於不存在。他們有打算賠償損失嗎?當然沒有。有人對受影響的商戶致歉,但這化解了問題嗎?總數千億計及平均每人五百萬的損失,他們可承受得起責任嗎?一句對不起也許只能稍減內疚感而已。

理據薄弱 抗爭恐惹反效果

不理他人的損失已是自私的行為,但他們卻以為別人才自私。這是無知與自我中心的結合物,無知在於根本不知造成這麼大損失,自我中心是以為自己的一套才有效,不理別人觀點。但包括他們在內的絕大部分港人都不信中央會因佔中而改變政改方案。我是相信此種沒實力基礎的「抗爭」只會帶來反效果,民主的目標會更遠離我們。其實市場的擔心也包括此點。

學生與年輕人大多是純真有理想的,而且愛好和平,但不會是全部。在電視所見,有些靜坐示威者是很斯文的。這本來是很好的事,但這卻不能使他們與佔中帶來的損失脫得了關係。一個天真無意的人闖進一個手術室,胡亂一碰也可能使到正在做手術的病人送命。香港是一個高度複雜的經濟體,在一般情況下有法律保持着它正常運作,但一旦有人數眾多的人大規模違法,很多經濟上的運作便會出亂子,未來的前景也會蒙下陰影。要保衞香港的人是不會破壞法治的。

撰文︰雷鼎鳴

2014年10月2日

講港人事 -- 網上個別傳媒新聞標題(2/10/2014)

香港電台
曾鈺成指群眾運動只會令中央更擔心
運輸署:佔中至今150萬人次乘客受影響
消防:道路受阻 救護員要隨機應變
公務員團體憂示威者阻礙公務員上班影響服務
旺角途人與示威者口角 有居民不滿聲浪大

商業電台
梁籌庭指公務員對近日事態感到不安
警方強調絕不坐視示威者包圍政府建築物
不滿堵路男子在銅鑼灣集會場地倒米抗議
鄉議局動員廿七鄉鄉事委員會阻止出現佔領
市民慨嘆佔中分歧導致家庭社會撕裂影響關係

星島日報
特首辦外對峙持續
高達斌籲示威者「見好就收」
「佔中」影響路段維持4.2公里
灣仔及中西區學校明日停課
黑客「匿名者」攻擊工展會網頁

太陽報
背旗「贈興」被轟忘祖忘宗
復課無期 家長控訴
雙方互挑機 旺角變維園
元朗街站撐佔中爆衝突
林煥光促示威者轉場還路於民

講港人事 -- 地鐵站由誰管理?


 

地鐵是一間向市民負責的公共機構,現在由誰管理???
今天真的有點迷惘。

2014年10月1日

講港人事 -- 前綫警真情自白

下面是全文轉載,但很喜歡這幾句:你們叫我們罷工辭職或取病假或過來你的地方,這是侮辱我們的專業,亦都侮辱了你自己,因為你為着你個人的目的,已容不下別的聲音及理念。

----------------------------------------------------------------------------------
前綫警真情自白「勿侮辱我們的專業」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請你明白警察的角色,我們不是你的敵人!」警方處理「佔中」手法惹爭議,最無奈是慘成「磨心」的前綫警員,原本是人民公僕,現卻被視為「人民公敵」。有參與處理示威的警員在網上親述心聲,道盡置身「戰場」三十小時的辛酸,強調明白市民的理性訴求,但也希望公眾尊重警察的專業,冀化解警民衝突。

網上流傳前綫警員的長篇自白,述說處理佔中三十小時的感受,字裏行間滲着警察無辜「與民為敵」的無奈,令不少網民動容,紛紛上傳「藍絲帶」及「綠絲帶」照片,力撐警隊執法。該篇文章約二千多字,據悉,由一名督信基督教的前綫警務人員所寫,前日起被人網上轉載。

本周日(二十八日),該警員原被指派到金鐘添馬道政府總部出入口,負責人群管理。約下午三時,因有市民在添美道、夏慤道衝擊警方防綫,他與同袍約三十五人趕往增援,當時現場至少有數千人,他即站在最前綫隔着鐵馬,手持長盾牌抵擋。

警員形容,示威者多次衝擊防綫,警告無效,才施放胡椒噴霧,惟示威者均戴上口罩和眼罩,又用保鮮紙遮蓋作雙重保護,根本起不了阻嚇;示威者更將鐵馬舉起,防綫快要失守,當他想到人群會從缺口湧入,恐被倒下的鐵馬絆跌,甚至「人疊人」,後果不堪設想。

後來,警方施放催淚彈,人群四散,卻有部分人更激動,擲水樽「空襲」警員及警車,幸有部分示威者幫忙擋下飛樽,勸阻現場人士,令他心存感激。不過,因為接連施放催淚彈清場但不成功,他要連踩三十小時留守至翌日,大感勞累和飢餓,還「被奚落、恥笑和侮辱」,百感交集,「我只能罵不還口,緊守自己的崗位。」

然而,他最無奈是聽到四方八面的謠言,「指稱警方使用橡膠子彈去傷害示威者」,「有解放軍坦克入港,懲教消防加入清場」,但全都並非事實;甚至目睹有人在天橋向橋下警車擲水樽,也有人包圍警車上的同袍,警察以催淚彈營救同伴,卻被指責濫用暴力,「那時,我按着我身旁同事的肩膊,與他們一同承擔市民的指責。」

「我對長時間工作,沒有預期的下班時間,肚餓以及接受指責辱罵。我沒有怨恨,真的。我只是抬頭看着天空,我在想,上帝是否在看着我們人民與人民互相的仇恨?」他認為穿起制服,便是專業警務人員,歎道:「你們叫我們罷工辭職或取病假或過來你的地方,這是侮辱我們的專業,亦都侮辱了你自己,因為你為着你個人的目的,已容不下別的聲音及理念。」

他提出四大疑問,希望公眾冷靜思考,如市民可從其他地方進入設在防綫後的示威區,為何要衝擊警察防綫;面對不理警告的衝擊者,又要顧及安全,手中只有胡椒噴霧、警棍、手擲催淚彈及手槍,應如何處理;還有最具爭議的清場問題等。

警員感慨:「請你明白警察的角色,我們不是你的敵人。」他亦明白示威者的角色和理念,「但請不要在遊行示威時向我質疑及挑釁」,他衷心希望公眾不要盡信謠言,盼盡快化解警民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