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8日

隨談隨吐 ─ 秋天的陽光








陽光,驅走黑暗,讓你知道新的一天來臨。
陽光,讓你感覺到生氣,令人心曠神怡。
陽光生了影,給予萬物滿是立體感;更適合攝影,更適合繪畫。
陽光 ......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與陽光纏在一起的窗簾,可以說那麼多廢話 ...... 。

可能因為這是秋天。

(所示有關秋天的陽光之圖片,由 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2010年9月19日

隨談隨吐 ─ 「如果!」

「如果」,是我們經常說的兩個字。

「如果」之前沒有那個決定,今天便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如果」之前沒有那個決定,今天便會很幸福;
「如果」之前沒有碰到這人,今天便不會這樣的不快樂;
「如果」之前沒有那麼容忍,今天便不會弄至如此田地;
「如果」之前努力點,今天的日子便不會這樣難過;
「如果」之前謹慎點,今天的問題便不會那麼多;
「如果」之前聰明點,今天便 ...... 。

還未到的日子,談到「如果」,那祇是一個估計。
過去了的日子,還是談到「如果」,那祇是一個脫離現實的估計。

2010年9月12日

隨談隨吐 ─ 痛

「痛」。
因為我們今天沒「痛」,所以,昨天「痛」的感覺,可能怎樣也記不起來,甚至忘了「痛」是什麼的一回事。

別人從來沒有這「痛」的經歷,沒可能懂得這「痛」實在有多「痛」;我們沒有別人那「痛」的經歷,同樣地,沒可能懂得那「痛」實在有多「痛」。

疾病引起的「痛」,可能令人不可以好好的過活,簡單地活著,已是奢求;不是疾病引起的「痛」,可能令一些人生活在遺憾、不安、內疚等負面元素中。

「痛」,可能是沉重的負擔。忘了昨天的「痛」,可能令今天更容易挺起胸膛,如釋重負,更容易好好的活下去;忘了昨天的「痛」,又可能令人忘記了因為昨天的「痛」所得來的教訓,今天又再重蹈覆轍,繼續「痛」下去。

「痛」這東西,真 ...矛盾。

2010年9月10日

好歌同享 -- 看海的日子

當工作需要太多思考,腦袋空白一片的時候,總會找些無關痛癢的事情去做,以作平衡;這天在整理CD,看到一張自己很喜歡,但差不多封了塵的城市民歌專輯 ,1993年出版的《城市童話》,灌錄了當時城市民歌創作比賽其中部份參賽或獲獎的歌曲;著名歌手如張學友、黎明、關淑儀等人亦有參與演繹專輯內之作品,當中最喜歡的卻是由張美賢譜上新詞,原曲來自伍思凱的創作,由李克勤唱出的冠軍歌曲 (舊曲新詞組):《看海的日子》。

城市民歌,有別於一般流行曲,總能帶給你一股清新的感覺,尤其是透不過氣的時候





看海的日子

曲︰伍思凱/陳道明 詞︰張美賢編︰方樹樑、主唱︰李克勤 
*習慣於孤單中看海
冥想中少不了無奈
歎怎麼身旁人事天天多變改
讓我的思想飄遠海
讓我的憂傷寄雲外
在某天可會尋獲心中的摯愛

#我喜歡清風裡獨唱
我的心中充斥幻想
我再於感情途上放任地流浪
每顆心都驚怕受創
我的心偏一傷再傷
逝去的感情從未刻意勉強
不再有相干

未見的可有著期望
已去的不想再回望
滿瀉的感情常被努力地埋藏

重唱 *,#
負愛的可會獲原諒
被棄的還能跌幾趟
那天找到答案

2010年9月8日

隨談隨吐 ─ 愚者並非愚

愚者自知愚,彼即為智人。 愚人自謂智,實稱真愚夫。
-- 法句經 --

一個是智勇相全之強者,但疲累不堪,一個是愚笨似豬(其實 . . . 豬,並不笨)之愚者,但生活快樂;假如一定要選,你寧願當前者,還是當後者。
年輕時一定會揀選前者,而不屑一看後者,但經歷多了才知道,可以很快樂之愚者,其實並不愚。
一些自謂智、勇之強者,未知生活是否快樂?

2010年9月6日

小人大事 ─ 雪中送炭

日前與一些朋友談及數星期前,自己在球場上的一次小意外,弄致血流披面,眉間之疤痕,現在還清晰可見。小小血光之災,可能不是壞事,假如是命中注定,劫數難逃,倒不如爽爽快快,以一應天命之安排,迅速回復正常。
人生的一些意外之發生或處於低谷之時,從另一角度去看可能是好事,一則是磨鍊機會,逃不了,便要設法闖過去,捱過了之後,IQ與EQ都有更上一層樓之機會;二則可認識身邊的人更多,誰是關心你的人?誰人是肝膽相照?誰人是真正的朋友?

【錦上添花】,易見!
【雪中送炭】,難求!

2010年9月3日

舊景新情 -- 新加坡.空軍.黃昏

拍攝地點:新加坡
拍攝時間:多年前




多年前,一次在新加坡空軍招募展覽中拍下的照片,還記得這架超級美洲豹直升機(Super Puma)放在展場中所扮演的角色,頗像我們公園裡的鞦韆與滑梯,是一件任由大家玩個痛快的東西,當然,自己亦不會放過這個罕有的玩具,管它是前前後後、還是左左右右,已忘記了在不同的角度把它研究過多少遍;展覽中還有其他如F16戰機、地對空飛彈及發射台等先進軍備,但這些貴價貨是祇能看、不能動的東西,連碰一碰的機會也沒有,但看到這照片卻使我想起另外一個當時是頗新鮮的經歷,起碼對我來說是 . . . 。

在新加坡工作的時候,某天下班後跑到濱海灣(Marina Bay)那邊「搵食!」,找一點喜歡吃的東西;當年黃昏中的濱海灣,與今天同地互作比較,像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當日是充滿悠閒與寫意之氣氛,斜陽夕照,配上迎風娜動之棕櫚樹,從車站步向海傍那邊目的地之路程,對這個流落異地的遊子已覺是償心樂事,正當準備好好享受這放鬆的感覺時,無意中仰望天空,卻看到一個奇景,一架飛機靜靜地穿越彩雲片片的艷紅色天空,突然拋出七、八件東西,直墮地面,但說時遲、那時快,在很短時間內那些東西已變作了圓形,還慢慢在空中飄浮,心中好奇,再瞪大眼看過究竟,看清楚那是什麼浮游物體,原來那是「 降 -- 落 -- 傘!」,沒想到會在鬧市內碰見跳傘高手,因為新加坡的國慶將至,當日應是國慶的一些排演。夕陽跟跳傘好像是不大協調,但自己亦不介意在這美麗的黃昏裡,加插上一個「跳傘真人Show」。

開開眼界!

(所示有關新加坡.空軍.黃昏之圖片,由 Simon C.T.W. 提供)

2010年9月1日

隨談隨吐 ─ 指鹿為馬

那天和朋友談到怎樣才是「指鹿為馬」,大概都不外是歪曲事實、指黑為白、是非不分等。
「指鹿為馬」的人,個人覺得一般有兩種情況,一是那人明明懂得分辨黑與白,這個是鹿那個是馬,但礙於一些特別之原因,或是別有用心,又可能是為了面子而尋找下台階等不同理由,硬要「指鹿為馬」;第二類是分析能力有問題的人,不懂得分辨黑與白、對與錯,混淆是非,鹿與馬之分別也攪不清,還來個理直氣壯,這些更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