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吃喝小介 -- 麥奀記雲吞麵的故事

談到香港的「吃」,除了飲早茶的點心、茶餐廳的奶茶、蛋撻等等有代表性之食物外,很多人會想到雲吞麵,談到本地的雲吞麵,又不能不提《麥奀記》。
最近到過上環德輔道中的《忠記雲吞麵食 - 麥奀記》,一嚐他們的招牌雲吞麵,奇怪的是好端端的《麥奀記》三個字前面加上《忠記雲吞麵食》數字;月前曾到訪永吉街的店,招牌是《麥奀記 (忠記) 麵家》,又是有 (忠記) 兩個字出現當中,但曾經到訪在中環威靈頓街的《麥奀雲吞麵世家》,那裡卻發覺沒有 (忠記) 兩個字,真是有點摸不著頭腦,一頭霧水。
聽說早在三十年代,廣州出現一小賣雲吞麵檔,因為味道好,雖然售價偏高,依然客似雲來,吸引了很多達官貴人,知飲識食之人士光顧,此手藝超群之檔主就是後來香港《麥奀記》創辦人麥奀之父親。六十年代,麥奀在中環機利文街以《麥奀記》之名開始經營雲吞麵檔,從此《麥奀記》這三個字,便與香港的雲吞麵歷史結下不解之緣。
《麥奀雲吞麵世家》是麥奀與其他家人開的店,如果看到店的名字有 (忠記) 兩個字出現當中,那就是麥奀之大兒子所開的店,有關的《麥奀記》故事,稍後再談。(所有以上提及有關《麥奀記》的故事,純是道聽途說,相信與否,悉隨專便。
上面提及的三家店,個人也曾一嚐他們的雲吞麵,水準之一流,不用懷疑,但其價錢亦同樣是一流水平,一點點很好吃的麵,再加上三數顆細小又好吃的雲吞,小的要賣二十多元一碗,每一次我都是以欣賞美食的心態去光顧,感覺是很美滿。肚子餓就要到別的地方去,改天才試。
個人來講,三家店的雲吞麵都很好,假如真的要挑出比較喜歡誰多一點,中環威靈頓街的《麥奀雲吞麵世家》的雲吞好像就是勝了一點點,就是那麼的一點點。(所示之麥奀記有關圖片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麥奀雲吞麵世家
中環威靈頓街77號地下

麥奀記 (忠記) 麵家
上環永吉街37號地下

忠記雲吞麵食-麥奀記
上環德輔道中267號地下

2009年8月28日

好歌同享 -- ひだまりの詩 (溫暖的詩句)

猶記當年之經典日劇《同一屋簷下》當中,酒井法子之演出與形像,在各地深受歡迎,如今竟被揭發吸毒,弄致滿城風雨,多年努力建立的良好形毁於一旦,全不懂得「珍惜」是什麼的一回事,前途堪虞。談到酒井法子與《同一屋簷下》,令人立即想到劇中動人的樂曲,這裡便是由 Le Couple 唱出的插曲ひだまりの詩 (溫暖的詩句)。
下面還附有英文拼音版本,以方便不懂日文但又對此曲有興趣的朋友。




ひだまりの詩 (溫暖的詩句)
Le Couple

逢えなくなって どれくらいたつのでしょう
出した手紙も 今朝ポストに舞い戻った
窓辺に揺れる 目を覚ました若葉のよに
長い冬を越え 今ごろ気づくなんて

どんなに言葉にしても足りないくらい
あなた愛してくれた すべて包んでくれた
まるで ひだまりでした

菜の花燃える 二人最後のフォトグラフ
「送るからね」と約束はたせないけれど
もしも今なら 優しさもひたむきさも
両手にたばねて 届けられたのに

それぞれ別々の人 好きになっても
あなた残してくれた すべて忘れないで
誰かを愛せるよに
広い空の下 二度と逢えなくても生きてゆくの
こんな私のこと心から
あなた愛してくれた 全て包んでくれた
まるで ひだまりでした

あなた愛してくれた 全て包んでくれた
それは ひだまりでした

(ひだまりの詩 -- 拼音版本)
Hi Da Ma Ri No Uta

Aenakunatte dore kurai tatsu no deshou
Dasita tegami mo kesa posto ni mai modotta
Madohen ni yureru me wo samasita wakaba no youni
Nagai fuyu wo koe imagoro kizukunan'te
Don'na ni kotoba ni sitemo tarinai kurai
Anata aisitekureta subete tsutsun'de kureta
Marude hidamari desita
Nanohana moeru futari saigo no fuotogurafu
"Okuru kara ne" to yakusoku hatasenai keredo
moshimo ima nara yasashisa mo hitamukisa mo
Ryou te ni tabanete todokerareta no ni
Sorezore betsubetsu no hito suki ni nattemo
Anata nokositekureta subete wasurenaide
Dareka wo aiseru youni
Hiroi sorano sita nidoto aenakutemo ikite yuku no
Kon'na watashi no koto kokoro kara
Anata aisitekureta subete tsutsun'de kureta
Marude hidamaridesita
Anata aisitekureta subete tsutsun'de kureta
Sore wa hidamari delida

(拼音版本祇供參考,如有遺漏錯誤,懇請見諒。)

2009年8月27日

隨談隨吐 -- 一個故事

近來與不同的朋友談及一個「他甘願為她冒險」的故事。
聽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應 ——
有一些人說:「有情有義,但太冒險了!」
有一些人說:「愚蠢!」
有一些人說:「祇為責任而冒險,不能接受!」
有一些人說:「老掉了牙的事,與我何干!」
有一些人不知如何反應。

同一個故事,換來不同的答案,這樣的世界看來才覺有趣。
但每個人都可以選擇喜歡的答案。

2009年8月26日

講港人事 -- 「摘冠之喜」

昨天行經一開業已久之食店,門外放滿花籃,本來花籃是沒什麼特別,但開業已一段時期,店又沒有特別的裝修改動,那所為何事?走近看過究竟,細看之下,發覺大部份花籃都寫上「摘冠之喜」,好一句不太常見的恭賀說話。打聽之下立即恍然大悟,原來這是今屆香港小姐冠軍家人所開的店,恭賀的花籃都是為她而來的。店在上環水坑口街,有空去觀光觀光吧!

2009年8月25日

好歌同享 -- Imagine

數天前,看到Connie Talbot在香港的電視節目上,打扮得像小公主般唱歌;令我憶起了2007年的英國電視天才比賽節目《Britain's Got Talent》,當年Connie Talbot這個掉了兩只門牙,天真可愛的6歲小妹妹,在這比賽節目中,清唱《Over the Rainbow》而僅敗於非常出色的Paul Potts得第二,但已贏盡評判與觀眾的心,令她聲名大噪而換來唱片合約。
相信很多人都曾經聽過由John Lennon唱出膾炙人口的
Imagine;這裡是由Connie Talbot這個小妹妹,用純真的、天使般的聲音唱出這名曲之另一版本。



Imagine

Connie Talbot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It's easy if you try
No hell below us
Above us only sk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Imagine no posses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2009年8月24日

小人大事 -- 天空上的緣份






在早前的《舊景新情 -- 無國界的問好》中曾說:『「緣」這東西,如果跟你過不去,無論你怎樣去做,都是徒然的,如果它要來,你又好像沒有機會說「不」。』,以下跟大家分享一個『好像沒有機會說「不」。』的例子,是一個發生在天空上,關於友情之「緣」的真實故事。
多年前的某一時段,因有所需,每隔數月總會乘機往返東南亞一次,還記得那一次是在泰國的曼谷轉機返港。
當日弄好登機手續隨之進入機艙,找著坐位後再把手提行李好好的安置妥當,然後靜靜的、悠閒的半躺在坐位上,等待起飛;為什麼可以半躺在坐位上?因為這天不是假期,加上乘搭的不是熱門離境時間之班機,人不多,預感告訴我可以一人獨佔兩坐位,空間多了一倍,想到這裡整個人就放鬆了,飛機還未動,人都已經飛到半空了。正在閉目養神之際,隱約聽到機艙服務員跟我說話,張開矇矓半睡眼,看到她手中的東西是一張登機證,心中第一句話是:「唔係呀碼!」,一向以來我的預感命中率高達九成,莫非這次是最後的那一成,再游目四顧,空著的坐位多的是,為何偏偏選中我!安排機位的地勤人員是否弄錯了;現實是始終要面對的,機艙服務員小姐跟我說:「先生你坐了這位小姐的坐位啦,請你坐回旁邊的坐位吧!」,新來的鄰居是一位年青漂亮的女孩子(我必須要這樣說),雖則是漂亮女孩子,但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之情況下,雄霸兩坐位還是我選擇的第一志願,現在祇好無奈地去接受現實。
飛機已在半空中,人太累了,仍然的閉目養神;輾轉到了開始進餐的期間,當時好像掉了東西在地上或是什麼,其中原因已淡忘了,我們二人就因為這些小事情,便把話盒打開了,在交談中得知她是訪友之後回港,兩、三年前曾經在新加坡念書的學生,剛好自己稍後要到那裡工作,隨即「打蛇隨棍上」,再向她打聽多點彼邦之情況,以便日後較容易做事,單是這點已有談不完的話題,如是者便一直談下去。
雖然「鄰坐的她」身在香港,但到了新加坡工作後,藉著她的關係,在很短的時間內認識了不少新朋友,大部份人後來都成為自己的好朋友。那個當年的女孩子,自不然成為自己人生中的一位好朋友了。
機上空著的坐位多的是,那安排機位的人硬把她放到我的旁邊(這樣說會開心點);稍後將要到的陌生地方,而剛好她又可以提供很多資料及協助,這又促使了友誼開展及延續下去,而她又是我認識新加坡朋友們的主因與媒介。
一個陌生人,意外地闖進你的生活裡,因而令你交了一些根本沒可能認識的朋友,這些朋友又可能影響你日後走的路。

完全找不著當日這二人會坐在一塊的理由,真的是「緣」嗎?

(所示天空圖片,由 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2009年8月21日

好歌同享 -- Sway

《Sway》原由Dean Martin改編自一首拉丁歌曲《Quién Será》於五十年代所唱出之英文版本。郭富城也曾於2005年改編成中文版,歌名是《飛》。這裡是近年來個人頗為欣賞的歌手,出生於加拿大的Michael Bublé,在2003年重唱出一個充滿拉丁爵士風味之英文版本。





Sway Michael Bublé


When marimba rhythms start to play
Dance with me, make me sway
Like a lazy ocean hugs the shore
Hold me close, sway me more

Like a flower bending in the breeze
Bend with me, sway with ease
When we dance you have a way with me
Stay with me, sway with me

Other dancers may be on the floor
Dear, but my eyes will see only you
Only you have the magic technique
When we sway I go weak

I can hear the sounds of violins
Long before it begins
Make me thrill as only you know how
Sway me smooth, sway me now

Other dancers may be on the floor
Dear, but my eyes will see only you
Only you have the magic technique
When we sway I go weak

I can hear the sounds of violins
Long before it begins
Make me thrill as only you know how
Sway me smooth, sway me now
You know how
Sway me smooth, sway me now

2009年8月19日

舊景新情 -- 鐘乳石下的「玄」還是「緣」?

拍攝地點:中國廣西桂林
拍攝時間:十多年前的農曆新年春節期間

















數天前與好友談及「緣」和「玄」的一些體驗,與大家分享個人的一些點滴。
話說十多年前於農曆新年春節期間,夥同另一攝影發燒友,跟隨旅行團到「山水甲天下」之桂林,以嘗一遊「漓江」拍照之心願;其行程包括到附近之梧州停留兩天,剛巧一位朋友在同期間到梧州探親,還笑說未知會否在那邊遇上。
在桂林旅遊期間,我們打消了去梧州之念頭,自行僱用一輛車,離團兩天到「山水甲桂林」之陽溯,兩人合共拿著數部照相機,沿途拍照去!既然沒有到訪梧州,當然不會碰到身在那邊的另一位朋友了。
在旅程最後的一天,旅行團之導遊安排大家到「蘆笛岩」在黑暗裡觀光,岩洞內藉著微弱的彩色燈光,去欣賞石灰岩溶洞、鐘乳石、石柱、石筍等天然奇景,參觀途中發覺洞內部份位置極度陰暗,幾乎全無光線,連站在身旁的團友樣貌也看不到,真正體會到什麼叫「伸手不見五指」。在觀賞當中突然發現某個漆黑一片的角落,隱約可見有一塊很特別的鐘乳石,扁扁方方的由上垂下,看來像從天花板放下來的室內放影銀幕,當然是比較大一些;實在太暗,我祇好小心翼翼的慢慢步向鐘乳石的那邊,有趣的事情就發生了,我從石的左方走向它的同時,感覺到另一邊也有人走近,那黑暗的程度是祇可以感覺,開玩笑的說,走近的是一個人還是一頭熊,根本沒法弄清楚;那人一邊走一邊說話,聽來似是熟悉的聲音,初部反應覺得是同行的團友,但細聽之下就嚇了一跳,這是到梧州探親那朋友的聲音,我喊他的名字時,他的反應是非常之驚訝,又帶點不相信。最後我們花了很多唇舌溝通,才可確定大家祇不過是距離三數呎之遙的位置,攪笑非常!
巧合的是我們兩人原來是差不多同一時間,在左、右兩邊步向同一目標,我站在左下方,他站在右下方,沒其他人,祇我們二人。我們都相信,假如當天二人皆默不作聲,祇是分站左右兩方靜靜地欣賞那鐘乳石,察覺不到對方近在咫尺的存在,這可能是永遠都不知道的事實。
另一巧合的是根據原來行程,朋友那天仍然是留在梧州的,因為家人忽然希望提早一天離開,決定當天上午到桂林碰運氣,能改機位便早一天回香港;機票弄好後但人閒著,有人提議到「蘆笛岩」走走,這樣就碰巧遇上了。
他還告訴我:「前幾天在梧州沒什麼好做,打電話到各賓館、酒店也找不著你。」。人沒到梧州,當然找不著。

花盡功夫也找不著,因為根本不在。
近在咫尺的存在,也不一定可以察覺得到。
不可思議的情況下,卻遇到了。
是「玄」還是「緣」?

(所示桂林圖片,由 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2009年8月17日

隨談隨吐 -- 徐志摩與再別康橋

前天在拿取書架上的一本書之同時,看到另一本書寫著《徐志摩全集》,頓生慚愧之情,擁有這書多年,祇翻閱數遍,每一回都是滿腔熱誠的翻開,看不了多少,便來一個「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頭也不回的鑽進被窩裡。
本來是沒有把《再別康橋》放到「好歌同享」的念頭,祇因自己愧對《徐志摩全集》及很喜歡
這作品,徐志摩在《再別康橋》裡說:「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爛裡放歌,但我不能放歌。」,他不能放歌但我能放,所以便把心一橫,昨天決定先放歌,今天再在這裡以文字來個亂塗一番。
天才橫溢的徐志摩,不斷追求夢想與理想的性格令他的作品充滿浪漫、奔放及難掩之真情,但這性格亦為張幼儀、陸小曼、林徽因與他之間,帶來了頗具爭議性的婚姻經歷。
徐志摩的老師梁啟超先生,在他與陸小曼的婚禮上作證婚人,曾當眾指他「用情不專」及「性情太浮」,可想而知當時他在老師和一些不接受他行為的人之眼中,他是一個如何對待感情的人。
徐志摩1931年墜機身亡,祇是三十多歲,出事之前一兩天,剛與當時之妻子陸小曼爭吵,趕上飛機是為了到北京聽另一摯愛林徽因的演講,她與他又與她的關係,差點也給攪不清了。徐志摩原來是乘搭另一班機的,後來急不及待地轉乘發生意外之郵政機出事;這似是意外,但細想下又似是亡於自己的決定,似是亡於糾纏不清的感情,似是亡在自己的手中。

感性與理性好像放在一個天枰上,左邊重一些,右邊一定會輕一些;左邊低一些,右邊一定會高一些!

2009年8月16日

好歌同享 -- 再別康橋

張清芳唱功的「好」,不用懷疑。
徐志摩之《再別康橋》的「美」,更加不用懷疑。
那加起來是什麼?
是「好」+「美」,那即是「好美」。
很簡單!

唯一的不明白:
輕揮衣袖, 灑脫地不帶走一片雲彩,悄悄的來
悄悄的
最後的一句「不帶走一片雲彩」,為何要唱來那麼激昂。





再別康橋
張清芳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艷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的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
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爛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2009年8月14日

講港人事 -- 「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

















差點忘記了在七月一日曾拍下一些巡遊的照片,當日天氣晴朗,實在是「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其中一張照片
是在球場遇到一條龍倚在欄邊喘着氣說:『實在太熱了,這是什麼的「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
另一張照片是很多人在烈日當空下打著傘巡遊,這值得原諒,因為這是「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
另一張照片是巡遊中,一群漂亮的舞蹈員,她們很多是上了年紀之媽咪級、嬤嬤級的女士,隨著拍子不斷的舞動手中之羽扇,好像全不害怕這是「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 佩服!

(所示各有關巡遊圖片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2009年8月12日

導你道理 -- 明日何其多!


小孩子也懂得,今天的事今天完!
但大家都似乎忘記了這些簡單而又實在的問題。
依然故我地!
明日又明日、明天又明天。


-- Moody Caddy --

http://www.moodycaddy.com/putoffc.html

2009年8月11日

吃喝小介 -- 御泰坊(觀塘)

上月的某一個週末,晚上到觀塘御泰坊吃泰國菜,門外有多人輪候入座,可能剛好是熱門晚膳時間,但店內裝修及食物水平不俗、價格合理,相信也是其中部份原因。
這次我們要了咖喱雞、波蘿炒飯、蒜茸包、通菜及沙律等不同菜色,其中特別要提及的是蒜茸包與咖喱雞;蒜茸包上檯時是熱騰騰的,鬆軟加上蒜茸香,此際正是最佳入口時機;咖喱雞用了一個特別的造形作吸引,以酥皮麵包打做成雞髀形狀之有趣賣相,不太辣的咖喱汁配以薄餅,效果不錯,當然,咖喱與白飯似乎是不能缺少的配搭;別緻的小圓筒形竹籮,盛載著鬆軟之白飯,增添了進食時之視覺趣味。
個人對於觀塘御泰坊,唯一有點意見的是桌與桌之間太接近,有略擠逼的感覺,這也可能是基於生意滔滔,他們要設置更多坐位之關係;這次我們走運,數人坐在一個凹入而比較清靜、舒適之角落位,加上食物可口,平均個人消費低於一百元,惟有再給觀塘御泰坊 . . . 加分!
(所示之觀塘御泰坊圖片,由 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御泰坊
九龍觀塘道418號創紀之城五期apm四樓

2009年8月10日

好歌同享 -- 但願人長久

幾天前寫了『隨談隨吐--「得不到」及「已失去」』,致令昨天想起了這首歌,《但願人長久》;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曲詞是借用於唐宋八大家,蘇軾(蘇東坡)之作品,《水調歌頭》。
詞中數句「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已道出人生少不了悲、歡、離、合,這些實在是無法逃避之俗世現像,古今皆如是;面對不能改變的事實,其中一個有效的方法就是豁達地勇敢面對。
個人較喜歡這個版本;王菲似是不食人間煙火之演繹方式,加上蘇軾的詞。




但願人長久
王菲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 唯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 低綺戶 照無眠
不應有恨 何事長向別時圓(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 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

2009年8月7日

舊景新情 -- 花街笑臉

拍攝地點:美國三藩市(San Francisco)
拍攝時間:多年前的十月

















三藩市(San Francisco),自己很喜歡的一個城市;如果以女孩子來比喻美國的城市,洛杉磯(Los Angeles),活力逼人,似是海灘上充滿陽光感的美女、紐約(New York),大都會氣派,像是長袖善舞,充滿智慧的商界女強人、拉斯維加斯(Las Vegas),紙醉金迷,肯定是魅力四射的艷女郎、三藩市(San Francisco),應是不太耀眼,但像是一個清麗脫俗、動靜皆宜的鄰家少女。有山有水的三藩市,擁有雄偉的金門橋、渡假氣氛濃烈的漁人碼頭、優雅而寫意的電車、歷史悠久的唐人街,但不能不說位於市中心的 Lombard street ,這條聞名世界,兩旁植有花草,但有八、九個急彎的斜路,很多人叫它「九曲花街」。
那天風和日麗,輕風撲面,一個悠閒的下午,站在花街的下方,看著每一輛由上而下的汽車,不明白地發覺車內滿是笑臉,每一張都是笑臉,想不通;後來我們也隨著其他汽車走著相同的路,才發覺箇中的道理,原來是太急的彎路,負責開車的人需要加倍小心,每輛車的速度都是極慢、極慢、極慢 . . . 因為這樣才會安全,又因為車速很慢,車內不用開車的人,有空細看陽光下之漂亮花草,開朗舒懷,部份人還有心情向其他車裡不認識的人打招呼、扮鬼臉,整個路程似是在遊樂場內玩耍,滿是歡娛的氣氛,雖然明明是在一般的路上開著車,但感覺又太不一般了。

站在外面看,跟自己親身去體驗,真的是兩回事。

(所示花街圖片,由 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2009年8月6日

小人大事 -- Bukena














什麼是「不可拿」?
是不是盒子「不可拿」?
是不是貓兒「不可拿」?
是不是貓兒的名字叫「不可拿」?
"Bukena",不錯的名字。

What a beautiful name !

2009年8月5日

隨談隨吐 -- 「得不到」及「已失去」

較早前一位朋友在電郵中提及「佛家八苦」,當時對其中二苦「求不得苦」及「愛別離苦」印像頗深。
上月的某一天,偶然發覺李怡先生在報上刊載的一篇文章,跟他平日之剛銳文筆風格有異,引起詳加細看之興趣,文中數句如是:『大多數人都會認同世上最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的東西。越追求不到,越覺得珍貴,越在想像中把得不到的東西美化、神聖化,越想得到。已經到手的,反而身在福中不知福。直至失去了,才不斷在懷想中越覺珍貴。』,再閱讀餘下部份,從字裡行間理解,似是緬懷一些人和事,感
良多。直至拜讀他其後的一篇文章,才恍然大悟;七月之某天,原是他與太太非常值得紀念之日子,兩人結婚已近五十年,在此之前還決定在五十年的那天,到一個很有紀念性的地方去慶祝,但不幸地,妻子好像是數月前離世了。
如今才明白,為何那段時期看不到他平日論政時之尖銳筆鋒,取而代之的是充滿珍惜與懷念之筆尖在紙上遊走的感覺;鐵漢最終亦忘不了柔情。
兩人相處了近五十年,殊不簡單;時下一般年青人流於表面之激情,跟他們相比,雙方似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人。

2009年8月4日

好歌同享 -- Burning

假如剛出現 Enya 的《Watermark》是舊愛,那這個一定是新歡了。當然不是說年青貌美的Maria Arredondo,而是她唱出的Burning;個人對這位1985年在挪威出生的女歌手不太熟悉,但很喜歡她演Burning的感覺,在她的歌聲中感受到現代女性對感情的表達與反應。




Burning

Maria Arredondo

Passion is sweet
Love makes weak
You said you cherised freedom so
You refused to let it go

Follow your faith
Love and hate
never failed to seize the day
Don't give yourself away

Oh when the night falls
And your all alone
In your deepest sleep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I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
So the tought keeps spinning in my head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
If you're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

Trapped in a crowd
Music's loud
I said I loved my freedom too
Now I'm not so sure I do

All eyes on you
Wings so true
Better quit while your ahead
Now I'm not so sure I am

Oh when the night falls
And your all alone
In your deepest sleep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I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
So the thought keeps spinning in my head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
If you're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

My soul, my heart
If your near or if your far
My life, my love
You can have it all

Oh when the night falls
And your all alone
In your deepest sleep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I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
So the thought keeps spinning in my head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
If you're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

If you're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

2009年8月2日

吃喝小介 -- 東榮火鍋









一位朋友做東,到九龍城一家他經常光顧的火鍋店,《東榮火鍋》;當日是星期五的晚上,那裡是不算太大的舖,但坐無虛設;我們訂了在閣樓一個不錯的位置,可能是樓底較低之原故,人多的時候是頗為嘈吵,但這樣似乎切合了香港人「打邊爐」的熱鬧氣氛。
這天我們的主力食品是牛肉,差不多二百元的手切肥牛,當然是「好野!」,另每兩人就提供一碟的特價($20)本地肥牛,卻有出奇的不俗水平;其他如炸豆腐皮卷與炸三文魚皮,頗有水準,再來的什菜亦新鮮嫩綠,適合「即灼即食」的火鍋,加上兩支日本啤酒,盛惠四百多!
朋友推介一個適合數人又較化算,$488的火鍋套餐(滑鼠按右圖一次,便可看到清楚的套餐資料),大家不妨試試看!

(所示之東榮火鍋各圖片,由 Simon C.T.W. 拍攝及提供)

東榮火鍋 Tung Wing Hot Pot
九龍城福佬村道62-64號地下